2021/1/2

一个人在家里写《高等学校毕业生登记表》,真的就要毕业了。回顾自己本科四年,其实过得真不算开心,自己在很多无谓的事情上浪费了太多的时间,以致自己在高考后所计划读的书、做的事,顶多完成了60%。

曾经以为,四年的时间很长,足够我去游遍武汉的著名景点。但其实真正到了现在才发现,四年真的很快、很快,快到我甚至都没有怎么离开过这所学校。

进入大学之前,我给自己列下来很长的书单。当时的自己认为,高中时很多未读的书,大学就会有时间去读了。但大学四年,我真正很认真读个的专业书籍,不过七八本。更多的时间,却是浪费在了无尽的期末考、课程设计上。最终自己虽然绩点还行,但是发现什么也没有学会。

我也曾随波逐流选择考研,并且过程相当痛苦。自己终究还是不喜欢这种考试的,更不喜欢自己钟爱的专业知识,被模板化地考察。

我好像失去了一种能力,一种规划自我生活的能力

以前的自己,虽然选择的范围很窄,但是总能精准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但随着时间的逐渐推移,我好像越来越不知道要往哪里走了。“昨夜西风凋敝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”。每个青年人都会感到迷惘吧?我们不太清楚,自己真正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,少年时的自己,对未来的想象总是有很强的浪漫主义色彩;到了青年时,我们不得不去思考更现实的、更可行的未来。

我不再想成为优秀的理论计算机科学家,因为我甚至没有能力去好好做科研。

北岛有一首诗,很著名,叫《波兰来客》。

那时我们有梦,
关于文学,
关于爱情,
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。
如今我们深夜饮酒,
杯子碰到一起,
都是梦破碎的声音。

曾经心中那个,仗剑走天涯的少年,真的好像在慢慢离去。而我,也没做好准备一猛子扎进人海中浮沉。

慢慢长大,我们都接受了自己并不是The One。于是,我们就像是一叶扁舟,荡漾在渺无边际的汪洋之上,只能苦涩地劝慰自己,“随遇而安,随遇而安”。

还有那些曾经陪伴我们的朋友,也是时候和他们说再见了。

詹青云说,“告别不是成长的代价,而是成长本身”。

现在的我,尚且无法理解这句话,但我知道,总有一天我会理解的。有可能是某次下班的夜晚,我孤身一人,在便利店中吃饭,偶然想起当初和自己一起上下学的朋友们,我或许不再对他们的离开感到惋惜,而是感谢他们曾经来过我的人生,曾经陪我走过一段路。

还记得大一的时候,班主任在讲台上说,“本科四年,别看着四年很长,其实真的白驹过隙”。这句话,我一直记了四年,并一直希望这可以激励自己不断放弃。我也曾用相框,框住一张题为“NEVER SETTLE”的画,也是希望自己可以不随波逐流。

然而此时,我的心中总是会有遗憾的。

是时候说再见了!对自己、对他人、对学校,是时候挥手告别了。

突然脑子里出现了王勃赠别杜甫时写的一首诗:

城阙辅三秦,风烟望五津。
与君离别意,同是宦游人。
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
无为在歧路,儿女共沾巾。

列车即将到站,我和我的本科生涯,后会无期了。
那些带不走的青春,就让它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吧。

此时的自己,坐在卧室的书桌前。却总是觉得自己是即将去上大学。

“你好,我是廖晗,接下来的四年,请多多关照。”

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,适逢其会,猝不及防。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,花开两朵,天各一方。

今年的武汉又下雪了,可惜,是在我离开后的第一天。